三清山游記
2005-06-24    點擊:

   

      2004年9月22日,有機會去江西省的三清山。恕我孤陋寡聞,在此之前真的不知道與浙江交界的江西省內還有一座如此秀美的山峰。22日到達三清山后已是傍晚,游山之行只能放在第二天。第二天一早看到三清山上的云霧散了不少,前一天在坐索道時看到那番雨霧的現象著實也讓我擔心,以為第二天至少是個陰天,沒料到一早起來天倒是晴了。      一個晚上躲在房間里把介紹三清山的專題片看了至少三遍,可是我還是記不住那些景點,在導游的催促下吃了點早飯便開始游覽,從南清園到西海岸的景區,一共有八公里的行程,耗時需三個小時,我想那一天可能是我工作以來走的最多的路,爬的最多的山,體力也近透支。      從出發開始,石梯為階,云也是階,一路皆是走在云霧中,云霧騰騰,宛若仙境。導游戲言,說山下人看我們在云霧中皆成了仙人。三清山屬黃山的姐妹山系,一個是大氣,一個就是秀美,若是比作女人,我定是選擇三清山,不張揚卻是嫵媚,不妖艷卻是靈秀,拾級而上,山朦朧,樹朦朧,人也朦朧。山澗亂石中,流泉淙淙不絕于耳,空氣濕潤而清新。那里的松與石不知道都是被誰付與了一種生命,走著走著,導游總是能講出那塊石、那棵樹的故事,老道拜月、女神峰、猴王獻寶、巨蟒出山、神龍戲松、生死之戀、道童背松,等等等等。一上山首先是兩峰比肩并峙,組成了一道“天門”,遠處坐著一個老道,神情栩栩,自古享有“清絕塵囂天下無雙福地、高凌云漢江南第一仙峰”之盛譽的三清山是以道教文化淵源顯勝的。      那天如果沒有同事拉著我,導游提著礦泉水一路給我加油,我想我是爬不上南清園的最高處獨秀峰的,到了獨秀峰后,突然從山底漫起了云霧,有風吹來的時候云霧就飄散開來,一點一點,一片一片,升起,飛走,看到遠處的群山,皆似腳下,我有些感動,那時的思想好純粹,與自然和諧,覺得世間萬物在大自然中都是可以拋棄的,不論你在生活中樂此不疲地從事哪種顛倒眾生的事業,最后一切不都是歸于塵土嘛,紅塵總會殘碎,唯有山峰永遠秀美。從南清園到西海岸,我快累得趴下,搞不清楚是什么信念在支撐著我,好象除了看風景,沒有別的目的了,那一刻哪怕身體力行,已是虛脫,卻只有最本質的快樂。      許是在上南清園的時候體力極度透支,到了西海岸,我幾乎連視覺都透支了,恰好那時開始起大霧,眼前除了一片云霧,幾乎看不到其他,值得一提的是,去西海岸一帶山路是硬開出來的,現在筑成堅固的棧道,總長3.8公里,直到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這個數字,完全是因為在旅行車上導游介紹時,這個數字被我暗暗在心里嘲弄了半天。西海岸棧道是在海拔1600多米的懸崖絕壁上挑出構建而成,纏山連綿,蜿蜒似蛇。云像胯下駿馬,奔騰飛逸,任你想象馳騁。看完這些景致,我們的三清山之行也算圓滿結束。因為行程安排較緊,還有部分景區沒有來得及去,至今想起也有些許遺憾。想起米蘭·昆德拉的書《生活在別處》,我們的心我們的感悟唯有在別處才會記憶深刻吧!        

 (財會部 周云)

国产人与动牲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