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英雄出少年
2015-10-12    點擊:
    我的祖父陳德義,生于1927年10月,自幼喪母,10歲又喪父,從小和姐姐相依為命。1940年,祖父13歲,在日本侵華戰爭中毅然參軍衛國。
    小時候,每當夏日夕陽西下,我都會乖乖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央求爺爺給我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不知是何原因,對于戰爭的事情,爺爺很少提起,但抵不住我的百般祈求,還是會耐心地講給我聽。記憶中最深的一個故事發生在爺爺參軍第四年的秋天——那一天,爺爺正隨大部隊趕往主戰場,在行走到一個村莊暫時駐扎休息時,忽然一聲炮響,殺聲四起,我軍遭遇了日本軍隊的埋伏。爺爺所在的部隊沒有慌亂,按照長官的指示,邊掩護邊撤離。其中有四個班受命拖住敵人,為部隊贏得撤退的時間,爺爺便是其中一個班的士兵。利用瓦房以及土坑作掩體,爺爺所在的四個班立刻對日軍展開了反擊,但無奈日軍為此戰準備已久,無論是火力上還是人數上都幾倍于我軍。在敵方大炮、機關槍等大威力武器的進攻下,留下掩護部隊撤退的作戰士兵越戰越少,越戰越勇,堅決不后退半步。隨著交火的進行,大部隊已經成功撤離到安全區域,這時爺爺他們也收到了撤退的命令,但敵人一直在向前壓迫,我軍沒有任何撤退的機會。眼看敵人越來越近,再不想辦法可能大家都要葬身于此。危難之際,爺爺靈機一動,把所有人身上的手榴彈集中在一起裝進一個鐵桶里面,戰友集中火力為其掩護,爺爺借機把鐵桶移向敵人前進的方向,同時號召身邊的戰友趕緊停火撤退。突然間沒有了火力,敵人以為我軍正在逃跑,便加速前來追擊,待日本兵走到鐵桶附近時,爺爺丟出了一顆手榴彈,只聽“咣”一聲巨響,鐵桶里的手榴彈全部被引爆,日本兵被炸開了花。用爺爺的話講“我當時距離鐵桶有30多米遠,但整個耳朵都被震聾了,幾個小時后才聽得到聲音”。這一炸,重創了日本軍隊,延遲了他們的追擊速度。爺爺和戰友們順利撤退,事后爺爺因立功被提升為了班長。
    另一件是關于爺爺受傷的故事,每當講起這個故事,爺爺便會卷起褲腳,看一下膝蓋上的彈孔。那是1944年的冬天,日軍腹背受敵,在華東戰場上盡顯疲態。一天,爺爺奉命帶領部隊對一支占村為王的日軍進行清掃。經過周密的部署,我軍把村莊的各個出入口全部圍住,并在天黑之時對敵人采取了強攻。隨著軍號的吹響,爺爺所在的部隊沖向敵人的軍營。我軍的進攻勢如破竹,很快便擊潰了日軍的主力。但是還有一小部分日軍負隅頑抗,雙方在村子里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爺爺和三名戰友在一條巷子里發現了敵軍的蹤影,爺爺第一個追了過去。在翻越一座房屋時,爺爺剛從窗戶上跳下,就聽一聲槍響,膝蓋上中了一彈。開槍的日本士兵看見爺爺受了傷,立刻舉著刺刀沖了過來,爺爺牙關一咬,顧不得膝蓋上的疼痛,拔出大刀就上前拼殺。此時的爺爺已經參軍四年,在百余場戰斗中經歷過數不清的肉搏戰,幾下功夫便將日本士兵擊暈在地。爺爺這時才發現膝蓋受傷很嚴重,已經無法站立。很幸運,爺爺的腿保住了,在我念小學時,他還能騎著自行車接送我上下學。
    爺爺記憶中的抗日戰爭是非常殘酷的,他最后待的一個班有九人,戰爭結束后,只剩下兩人。除爺爺外,另一個戰友少了一條胳膊。爺爺于2007年7月去世,享年80歲。以他們為代表的抗日戰士,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壯闊進程中,向世界展示了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血戰到底的民族氣魄。
(華都股份 陳伯龍)
国产人与动牲交